首页

生命的边边角角

点击:0时间:2021-07-07 04:44:48

游宇明

做家具时剩了些边角余料,大大小小都有,那些大芯板小的长宽只有两三寸,大的有两三尺。我喜欢买工具,住在旧居时,积攒了大堆的各种型号的扳手、起子、钳子、锤子,平时散放在水泥搁板上,因为搁板还放了其他一些杂物,找起来很费事。搬了新居,连搁板都没有了,只在入户花园设了个不大的贮存柜,妻于是请木工师傅用余料做个广口的工具箱。我一用,嗨,真是方便极了!平时需要什么工具只要到箱里一找,一定找得着。

认真想来,木板的边边角角固然值得利用,其实最值得利用的还是生命的边边角角。人生在世,总要做些主要的事,这些事占用了我们大量的时间,除了这些主要的事,我们一般还有些空闲,这些空闲,有的是空的精力,有的是空的时间,有的是空的关注点……只要好好地利用它们,我们就可以创造出许多奇迹,让生命呈现奇光异彩。

曾国藩,这个名字老熟了,许多人一提到他,首先想到的是他如何对付太平天国,然后是怎样经营洋务运动,然而,政治家、军事家只是曾国藩生命的主料。此外,曾国藩善于写散文,他的散文深受桐城派的影响,说理充分,文字清丽,在当时的文人圈拥有相当的声名;曾国藩的诗写得不错,不少诗歌颇耐咀嚼,称他为诗人绝不过分;曾国藩的毛笔字也写得挺好,师友争相收藏,如果放在今天,做个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绰绰有余;他还善于教育子弟,《曾国藩家书》是非常出色的家庭教育教材,他的后人英才辈出,打破了“富不过三代”(这里的“富”可以理解为人生成就)的魔咒……一句话,曾国藩将个人才华的边边角角也经营得不错。

生命的边边角角有一点与木板不同,木板是死的,主料就是主料,边角就是边角,而生命的边角与主料有时却可以相互转化。周树人一生做过绍兴师范学校校长、民国政府教育部的佥事、北京大学与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兼职讲师、厦门大学及中山大学的教授,然而大家更多的只是知道民国时代有一个笔名叫鲁迅的作家,他在《申报》《语丝》等报刊上发表了大量小说、散文、杂文,并出版有《呐喊》《彷徨》《故事新编》《朝花夕拾》《野草》《坟》《且介亭杂文》等许多著作,人们评论周树人,有说文学家、思想家的,有在此基础上再加一个革命家的,很少有人认为他是个教育家。坦率地说,与当时的蔡元培、梅贻琦、胡适、傅斯年等人相比,周树人在教育上的建树确实不算很多。周树人将生命的边边角角变成了美丽的主料。

人固然要重视生命的主料,职业在一定意义上决定着我们的人生走向,主要的才华影响着我们的人生成就,然而,我们也断不可以轻视生命的边边角角。毕竟主料往往是关乎功利的,它未必能让我们的灵魂得到满足;而边角却是关乎性灵的,它是我们内心里想要做的事。经营好了生命的边边角角,我们的人生才会摇曳多姿,我们的世界才可能最大限度的广阔。

(编辑 思智)

相关新闻
最新新闻
关闭
杏彩